2019年生理学或医学诺贝尔奖丨三名获奖科学家其人

发布时间:2019-11-06 19:50:00 人气:426

北京时间2019年10月7日17: 30左右,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宣布并授予来自英国和美国的三位科学家威廉·凯琳(william g. kaelin)、彼得·j·拉特克利夫爵士(Sir peter j. ratcliffe)和格雷格·塞门扎(Greg Semenza)。

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7日在斯德哥尔摩宣布,2019年诺贝尔奖表彰三位科学家的革命性发现,主要通过对缺氧诱导因子(hif1)水平调节机制的深入研究,使人们能够在分子水平上理解细胞感知氧的基本原理。这一重大发现揭示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适应机制之一,为人类理解氧水平如何影响细胞代谢和生理功能奠定了基础,也有望为对抗贫血、癌症和许多其他疾病的新策略铺平道路。

这三位获奖者都出生于20世纪50年代,几乎一生都从事医学研究。他们等待测试结果已经很久了,同时获得了许多奖项。

威廉·乔治·凯·林(美国)

1957年出生于纽约,美国肿瘤学家,哈佛医学院达纳·费伯癌症研究所教授,布里格姆女子医院高级医生。

凯琳于1979年获得杜克大学化学学士学位,并于1982年获得同一所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去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实习,然后转到达纳-法拜尔癌症研究所。1992年拥有自己的实验室;1998年,他成为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

他长期致力于肿瘤抑制蛋白相关的新抗肿瘤疗法的研究。他对von hippel-lindau(vhl)蛋白的研究结果为开发治疗肾癌的vegf抑制剂奠定了基础。目前,市场上有许多用于治疗肾癌的vegf抑制剂。

凯琳于2010年当选为国家科学院院士,并于2016年获得加拿大格尔达纳国际奖,即“小诺贝尔奖”和艾伯特·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彼得·约翰·拉特克利夫(英国)

1954年出生于英国兰开夏郡,英国医学科学家、分子生物学家,牛津大学约翰·拉德克利夫医院执业临床医生。

1972年,拉特克利夫去剑桥大学和圣巴塞洛缪医院学习医学。1978年毕业后,他去牛津大学接受肾脏学专业培训。他在牛津大学有自己独立的研究团队,并于1996年成为全职教授。从2004年到2016年,他担任牛津大学努菲尔德临床医学系主任。

拉特克利夫主要以其对缺氧的研究而闻名。在1989年建立一个新实验室后,拉特克利夫小组检查了红细胞生成素的控制,红细胞生成素是细胞缺氧时释放的一种物质。然后他们研究了细胞用来感知氧气的一系列分子事件。

自2016年5月以来,拉特克利夫一直担任伦敦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临床研究主任。他也是牛津大学路德维希癌症研究所的成员和目标研究所的主任。2002年,他被选入英国皇家学会和英国医学科学院。他也是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mbo)的成员和美国艺术科学院(aaas)的名誉外国成员。

拉特克利夫对氧气感知的研究赢得了许多奖项。他获得了2010年格尔达纳国际奖。2014年,他因临床医疗服务被授予爵士称号。他获得了2016年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格雷格·塞门扎(英国)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迈克尔·阿姆斯特朗教授于1956年出生于纽约皇后区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1974年从斯里兰卡高中毕业后,塞门扎进入哈佛大学学习遗传学。之后,他去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研究生,并在宾夕法尼亚儿童医院做博士研究。1986年,他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并成为那里的教授。

1992年,由于缺氧诱导因子(hif1)的发现,他成为现代缺氧研究的创始人。由于缺氧和氧化应激是许多重要疾病的病理和生理基础,塞门扎的工作对肿瘤学和心血管疾病的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

塞门扎以他对如何在生命系统中使用和调节氧气的研究而闻名。他的团队发现由hif-1调节的基因可以作用于线粒体呼吸,线粒体呼吸可以引导细胞对缺氧和心血管系统变化的特殊反应。在一些癌症疾病中可以观察到hif的过表达。

塞门扎于2008年成为国家科学院的成员。2010年,他被授予格尔达纳国际奖,被称为诺贝尔医学奖的风向标,2016年,他被授予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热门资讯

形式多样,亮点纷呈,金鼎R.L.O让海边生活如此不同

 

猜你喜欢

「独家」众泰汽车欠款数亿元,比克电池上诉法院要求冻结其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