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河治理好了 山水临夏美多了

发布时间:2019-11-01 11:05:54 人气:4332

大峡河边的临夏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兰州晨报首席记者武勇明手持兰州照片

托家村的王鸿桥。

中国甘肃9月25日讯——据兰州晨报(兰州晨报/棕榈兰州首席记者武勇明)报道,有人说每个美丽的城市都有一条河流流经。临夏是中国西北的一个重要城镇,素有彩陶、牡丹和花卉之乡的美誉。大夏河两岸“高色值”的美丽景色让这里的人们越来越开心。

大峡河是黄河上游的一级支流,古代被称为“丽水”。河源发源于青海省铜仁县东南部的大布耶,海拔4236米。分水岭的最高点是达尔加山,海拔4136米。大峡河全长194.1公里,流经临夏地区的河流全长54公里,流经临夏市的河流全长22.4公里。长期以来,大峡河临夏城区段河道一直游荡、淤塞,河床裸露,严重影响城市防洪安全。

近年来,临夏市把推进水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实施“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有效起点。坚持防洪与水质改善、生态修复相结合,水系改善与滨河绿化相结合,宜居环境建设,水利建设与水文化挖掘相结合,水利景观建设,探索“水带升值、黄金水生产”的良性循环发展道路。结合“十里牡丹走廊”建设,临夏市规划实施了一项投资1.8亿元的大夏河30英里景观线防洪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工程。该项目将分两个阶段实施。该项目的第一阶段将于2016年3月开始,并于同年10月完成。将修建11座液压自控翻板闸门和大坝。10#闸坝段将修建两个集提水灌溉和景观效果于一体的水车。沿左岸堤趾布置4.3公里长的亲水平台。平台的表面将用实木铺砌。10#闸坝库区运水车段路面将采用石材装饰。景观池将局部设置在亲水平台外。平台内侧修建花槽,种植各种爬壁植物,部分设置艺术浮墙,大坝库区河道按设计坡度疏浚,形成临夏市大峡河一桥以下5公里的连续景观水面。为了提高大峡河的生态治理效果,项目二期工程于2017年8月开工。在已建成的11座液压自控翻板闸门和大坝的基础上,本项目将新建3座液压自控翻板闸门和大坝,左岸为0.83公里亲水平台,并建设12个液压管理室、液压辅助控制装置和翻板闸门和大坝集中监控系统。

临夏市在推进大峡河生态环境综合治理的同时,先后在两岸修建了牡丹、贺州印象、六桥飞渡、灯笼夜景、时尚临夏、大江碧波等景观,特别是彩虹二桥、月牙一桥、摩天轮桥、蝴蝶折叠桥海湾桥等“六桥飞渡”。

大峡河是临夏人的母亲河。临夏的大剧院、体育场、体育馆、博物馆等标志性建筑坐落在大峡河畔,成为临夏美丽的新名片。马永强,一个沿着大峡河岸走廊行走的市民,说:“我住在大剧院附近。大峡河生态环境改善前,两岸臭气熏天,垃圾遍地,蚊子和苍蝇在炎热的天气里飞来飞去,人们不愿靠近。经过处理后,大夏河两岸的美景如画,展现了山川迎夏、绿色迎夏、美丽迎夏的独特魅力。不仅越来越多的当地人来这里散步,外国游客也不愿意离开。”

临夏托家村:打造优质乡村旅游

一片片充满梦幻色彩的油菜田让人陶醉。各种各样的风铃在村道一边的树上,阵阵响起;除了彩虹滑道的设置、轻功的浮动、呼喊声喷泉等游戏项目外,托家村的人们还让前来享受游戏的游客以他们独特的方式和全新的体验流连忘返。过去,一个以传统玉米种植为主的贫困农业村,通过“稻到花”成为了著名的“网红牌打孔地”。

拓家村1号开启美丽乡村的新图景

随着2019年临夏市农村振兴金草花节的隆重开幕,临夏市开启了一年一度的花卉欣赏模式。南龙镇的托加村也成了假日旅游的热潮,吸引了来自全市各地的游客,一块块金色的油菜田爆炸成了一个朋友圈。

9月22日,一个全媒体采访团“辉煌70年,奋斗新时代——新中国成立70周年,甘肃省发展成就之旅”来到临夏市南龙镇托家村。

托家村党支部书记马辉表示,托家村位于临夏市东南部,背靠南龙山,北接大峡河。滨河南路经过该村,在发展旅游业方面具有独特的地理优势。全村有417户,1859人,人均耕地0.26亩。目前,有7户家庭和26人没有摆脱贫困。去年,该村开始重建基础设施,筹集资金实施道路硬化、运河衬砌、美化和照明、人居环境改造等项目,同时打造高质量的星级农家乐游。

拓家村的齐西林(Qi Xilin)坦率地说,过去,下雨时,村里到处都是垃圾,道路泥泞。经过乡村道路的硬化和环境的改善,荒地变成了一个小的休闲公园,村庄改变了它的旧面貌,受到了人们的称赞。

“5月25日,金草滩开业时,近万名游客涌入托家村体验乡村风光。截至6月26日,仅村里的净红桥和停车场就有3万元的月收入。今年6月,村民以股份形式成立村集体旅游合作社(以下简称合作社),并于年底发放股息。当时,股份最低限额为2000元,最高限额为5万元。与此同时,整个村庄通过“稻改花”(村民的土地最初种玉米,但现在种油菜花)种植了100多亩油菜,供游客观赏和放松。到目前为止,该村集体旅游收入已达到7万多元,预计20%的奖金将发放给年底前成为股东的村民。”马辉说。

普通人尽最大努力成为股东

47岁的齐图杰是村里致富的带头人,也是一个年净收入10万元的知名承包商。今年6月合作社成立时,他持有2万元股份。在一次采访中,他说:“我们的乡村旅游刚刚开始。一些村民仍然怀疑乡村旅游能否赚钱。我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实际行动带领更多的村民成为股东,使我们的乡村旅游项目变得更大更强。从过去几个月的情况来看,我们的乡村旅游项目有很好的前景。在接下来的一两天里,我还将持有合作社8万元的股份,希望村里的每个家庭都能通过乡村旅游赚钱。”

村民齐光明的五口之家完全依靠他和他妻子的工作收入。女儿从职业学校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小儿子在六年级,母亲在做家务。“我在村子里的收入属于中产阶级和下层阶级。今年6月我从合作社买了1万元,现在我又有了2万元。股份增加的原因是我对我们的乡村旅游项目感到乐观,不担心我们辛苦挣来的钱被浪费掉。”

看到越来越多的乡村旅游项目在门口,该村有50多个家庭有强烈的意愿成为股东。

“杏花在三月,油菜花在五月,休闲观光从六月到十月,冰雪工程从十一月到次年二月。合作社将在年收入30万元的基础上适时发展住宅,鼓励村民成为股东,发展更多更好的乡村旅游项目,支持和鼓励15个农民开展农家娱乐活动。”这是马辉托家村乡村旅游的短期目标。

文/图兰州晨报/武勇明,《手持兰州》首席记者

热门资讯

永州异蛇科技谭群英荣获“中华老字号华夏工匠奖”

 

猜你喜欢

9号凌晨2点从淄博一学校出走的两个孩子找到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