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克武:推动起义的川康渝民众自卫委员会主任委员

发布时间:2019-10-30 12:46:12 人气:4959

熊克武(1885-1970),字金范,四川泾阳人,1949年加入革命委员会。1949年后,他担任西南军事政治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第三、四届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川康临时工作委员会委员兼召集人。第一至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1949年12月30日,冬天成都的大街小巷充满了欢腾的景象。成都各行各业的人们自发地在道路两旁排起长队,欢迎贺龙司令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的到来,庆祝期待已久的1949年西南城市解放。在北门外的司马桥,贺龙会见了国民党老兵熊克武、国民党将领刘文慧、邓熙侯、潘文华以及成都各界代表。刘文慧、邓希厚和潘文华最近宣布彭县起义,熊克武30日发表书面声明,表示支持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

抗日战争胜利后,熊克武目睹国民党当局肆无忌惮地撕毁“双十协议”,发动全面内战。中国共产党始终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这使他清楚地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光明和希望。他积极煽动反蒋起义,希望四川早日解放。

早在194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粉碎了蒋介石对解放区的猖狂进攻,进入反攻阶段后,蒋介石为了牢牢控制四川,并作为其反共复兴的基地,命令他认为不可靠的四川省主席邓锡厚于3月份被召至南京,宣布免去邓的省委主席职务,并移交江西省主席纪灵接任。回到四川后,邓熙侯在步后街拜访了熊克武,讲述了蒋介石被迫辞职的故事,并咨询了熊。熊克武对邓说:“蒋介石奸诈、阴险、恶毒。我很久以前就看穿了他。”他敦促邓小平找到另一条出路,接近共产党,为起义做准备。

古人说:“天下不乱,蜀不乱。在蜀国被统治之前,世界已经统治了它。”四川在整个西南格局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是唯一能移动全身的东西。辛亥革命始于四川的道路保护运动。第二次革命、保国运动和保法之战后,四川长期以来是一个军阀众多的“独立王国”。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金木有五大军阀,即火、水、土,他们长期分裂一方,战斗多年,具有严重的仇外倾向。此外,蒋介石进入四川后多年努力工作,蒋介石家族根深蒂固,势力强大,使得四川的形势更加复杂。这样的旅行比攀登蓝天还难,因此解放四川的任务极其艰巨。作为一个在四川战斗多年的党,熊克武深知四川地位的重要性、形势的复杂性和解放的艰巨性。

同时,熊克武对四川的解放也有很大的信心。一方面,是因为毛泽东和共产党深深扎根于人民的心中,国民党失去了动力,人民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人民解放军打得很好,正在前进。另一方面,他也暗暗钦佩毛泽东在战斗中的智慧和足智多谋。毛泽东派刘伯承和贺龙去久经沙场的四川大学收复四川。可以说四川的解放指日可待。因此,熊克武充满信心,时刻关注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胜利进程。他积极联系四川、康熙等地方的强大将领,如潘文华、刘文慧、邓锡厚等国民党将领,准备脱离国民党阵营,投入人民的怀抱,为起义做好充分准备。

在熊克武等人的努力下,1949年7月1日,经张群批准,川、康、渝人民自卫委员会正式成立,熊克武当选为主席。以保护村庄和自卫的名义,委员会反对王纪灵的“反叛乱”和“军事扩张”政策。我们以“人不离枪,枪不离家”为口号,反对王纪灵集中地方武装,把蒋介石当作反共反人民炮灰的行为。提出“自治计划”,反对国民党政府过度发行纸币,增加人民负担;提出“军事自卫”计划,反对蒋介石的“军事反叛乱”。7月18日,行政院将四川省移交给熊克武,指责四川、康和裕人民自卫委员会“未经政府批准成立,这是极其错误的”。8月15日,熊克武奉命将“四川康禹人民自卫委员会”更名为“四川康禹反共人民保护委员会”。熊克武和其他人拒绝了。自卫委员会被迫转入地下。

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门庄严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为了自卫,张群于10月19日邀请熊克武、邓锡侯、王祖安旭、刘文慧和向传义到重庆讨论四川自卫组织问题。李宗仁出席会议听取意见。会议期间,熊克武等人提出的更换省长的要求遭到拒绝,增强了他们“掉头”的意愿。熊克武和刘文慧、邓希厚等人从重庆回到成都后,加紧准备迎接解放。11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綦江,成功与南川人民解放军会师,向重庆快速推进。

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了重庆,中国西南部的一个重要城市。蒋介石在这一天从重庆逃到成都。到达成都后,我会见了熊克武、刘文慧、邓喜厚、向传义、王纪灵等人。江主席在讲话中竭力隐瞒失败的真相,要求“四川和康氏的朋友与胡宗南合作”,并诱使熊克武等人立即携家人飞往台湾。熊克武在布侯街的住所受到特工的严密监视,但被熊克武巧妙地躲开了。

12月10日,蒋介石从成都匆忙逃离台湾。24日,熊克武从农村回到成都。为了迎接解放,熊克武立即联系了成都市国民党市长冷银东等人,组织力量暂时维护成都市区的治安。各界成立了四川省会临时治安委员会。25日,在熊克武的领导下,成都发布了一份通知,表示支持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12月30日,成都获得解放。在熊克武等人的积极配合下,四川的国民党将领相继起义或投降。四川在1949年底回到了人民的怀抱。

1950年1月6日,贺龙司令员多次受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委托和派遣。他亲自来到成都市布厚街2号看望他的老首长和老熊克武先生。

与四川解放同时,1949年11月12日至16日,国民党民主派代表在北京举行会议。虽然熊克武没有时间出席,但他当选为包括李姬神、何香宁在内的72人组成的革命委员会中央团结委员会,任务是“团结和联系国民党爱国民主人士”。团结委员会作为革命委员会在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成立的特殊组织,发挥了独特的作用。

1950年6月14日,熊克武作为特邀代表赴北京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熊克武认真听取了毛泽东主席的开幕词和闭幕词,认真研究了提交会议讨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

6月28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正式任命熊克武为西南军事政治委员会副主席。西南军政委员会由七名委员组成,刘伯承任主席,邓小平、贺龙、王维舟、熊克武、刘文慧、龙云任副主席。

在为返回成都做了简单的安排后,熊克武于7月去了重庆。当熊克武离开成都时,他指示他的八弟熊达在装修后将所有的房产连同家具和鲜花一起移交给军事管理委员会。当军事代表收到熊克武的房地产时,他计划保留北新街的住房。熊达把这件事告诉了熊克武。熊马上回答说:“在新社会,我们不应该留下私人尾巴!”同时,熊克武还把他在泾阳县收藏的一万多本书全部送给了泾阳县文教部门。

在担任西南军委副主席期间,熊克武与邓小平、刘伯承、贺龙密切合作,为稳定西南社会秩序、完成民主改革、恢复和发展生产、巩固和扩大爱国统一战线做出了重要贡献。

1950年11月,熊克武担任革命委员会川康临时工作委员会成员和召集人。他孜孜不倦地组织、建设和发展川康省革命委员会的工作。

熊克武非常关心祖国统一的伟大事业。他深深怀念他在台湾和海外的老同事和朋友,如余有仁、张群、黄陆机、肖益素等人。他发表了许多演讲和文章,呼吁他们交流,为祖国统一大业作出贡献。

晚年,熊克武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努力写了许多回忆文章,给后人留下了丰富、新鲜、宝贵的资料:辛亥革命宜宾起义的历程、广州起义的个人历史、大革命前四川国民党的内乱及其与南北政府的关系、余切入盟时间的修正, 四川保法之战的记忆,虎门孟楠的记忆,十年军政工作回忆录等。

临终前,熊克武给毛泽东同志写了一封信,说“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人民于水火,使国家繁荣富强”他非常高兴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社会主义事业做出贡献。(孙俊杰)

500彩票

热门资讯

「深度」迁都“双城记”:破旧立新,印尼要过几道坎?

 

猜你喜欢

「现场调研」车市整体“入冬”,豪车销量却逆势上扬!这些品牌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