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周期调节力度加大 降准为利率下调打开空间

发布时间:2019-10-29 17:18:56 人气:1044

预计第三季度将继续存在两种价格差异趋势:第一,cpi中食品价格和非食品价格的趋势差异;第二是cpi和ppi的区别。

最近cpi保持在较高水平,主要是由于猪肉推动的食品价格。考虑到猪瘟疫情带来的生猪和母猪数量仍在快速下降,猪肉价格上涨仍将是下半年cpi上涨的重要因素。然而,非食品价格的增长继续下降,7月份的1.3%创下近三年来的新低。食品价格和非食品价格上涨之间的偏差表明,消费价格指数的上涨不是需求驱动的,而是供应扰动。与此同时,生产者价格指数(ppi)的负增长再次表明,实体经济仍面临需求放缓的压力,总需求在下半年仍将对cpi产生拉低效应。最近,由于猪肉价格上涨,cpi今年将保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

自8月以来,流通部门主要生产资料的价格大幅下降,新的生产者价格指数价格上涨因素继续减弱。生产者价格指数尾部上升因子下降到负值,8月份为-0.21%。新的价格上涨因素和尾盘上涨因素都有所减弱,8月生产者价格指数同比下降进一步扩大至-0.8%,连续两个月出现负增长。Ppi持续负增长表明,实体经济仍面临需求放缓的压力,总需求将在下半年对价格产生拉低效应。

8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降至49.5%,生产、订单、库存和价格指数疲软,经济运行面临下行压力。中美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会影响制造业预期。7月,工业利润的增长率为正。8月份,工业生产的高频数据有所回升。六大发电集团的平均日煤耗呈逐步上升趋势。高炉操作率上升,与pmi的性能不匹配。这意味着短期生产数据的改善不稳定,制造业需求仍然疲软。高温和雨天给制造业的繁荣带来了一些干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可能在9月后有所回升。非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轻微上升至53.8%,主要是受建筑业繁荣改善的推动。然而,服务业的繁荣程度下降了0.4个百分点,而非制造业的新订单指数下降,需求也有所放缓。

国务院常务会议于9月4日召开,要求加大工作力度,做好“六个稳定”工作,反周期政策可以适当增加。在财政政策方面,将加快发行和使用地方政府特别债券。今年,限额以内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将于9月底全部发行,10月底分配到项目中。根据地方重大项目建设的需要,将按规定提前下达下一年度专项债务新定额,确保新定额明年初使用效果良好,扩大使用范围。这一政策并不新鲜,因为2018年12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定,从2019年到2022年,每年将提前发布不超过前一年60%的新的地方政府债务限额。2018年第四季度,还提前发布了2019年地方特别债务比额表。提前第二年发行一定数量的专项债券,可以使地方政府提前启动储备项目并完成这一过程。金融机构也可以提前安排资金,提高发行特种债券的效率,确保发行特种债券筹集的资金能够在第一年进行分配,从而对实体经济产生支撑作用。在内外部不确定性大、经济持续下行压力大的背景下,明年的特别债务限额将于今年提前4个月下达,表明政府反周期调整政策正在提前做出努力,确保经济在明年上半年不会出现快速下行趋势,仍将在合理范围内运行。

首先,货币政策稳步放松,多边基金利率下调空间逐步开放

9月6日,央行开始全面、有针对性地降低标准。央行表示,这两项下调政策共释放约9000亿元长期资金,将显著增加金融机构的长期可用资金,提高金融机构的流动性,增强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特别是在贷款利率合并和贷款定价市场化程度提高的背景下,预计这种降低将比以往更快、更有效地传递给实体经济,这将有助于降低银行债务成本,进一步压低贷款利率。鉴于房地产市场受到严格控制,抵押贷款利率没有下调,预计下调后释放的资金不会流向房地产市场。

经济下行压力很大,我国金融机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然很高。未来仍有充分削减的空间,目标削减将继续实施。然而,应该指出的是,央行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泛滥,谨慎货币政策的方向没有改变。这意味着未来削减的幅度和频率不应过高。今年,预计中国经济仍将保持总体稳定。确实没有必要大幅放松货币政策。明年会有不确定性。如果外部环境进一步恶化,经济下行风险不容忽视。届时,反周期调整将需要进一步加强。

在利率政策方面,随着贷款利率的合并,利率传导渠道已经畅通。在全球各经济体降息的背景下,中国的多边基金操作利率下调开辟了空间。1,765亿元和2,650亿元的mlf将分别于9月7日和17日到期,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央行届时将继续工作,并可能同时下调其操作利率。然而,在9月7日到期后,中国央行并未延长多边基金的期限。相反,它选择通过投资1200亿元人民币反向回购基金进行对冲。

其次,下调将在不同程度上对股票和债券市场都有利。

此次降级略高于市场预期。释放的资金也将使市场流动性继续大幅改善。它还将对股票和债券等大类资产产生包容性影响。与此同时,这一削减将使该行的资本成本每年减少约150亿元。预计政府将引导银行将这些节省下来的成本转移到实体经济,这反过来将降低贷款的实际利率,这也将有利于股票和债券市场。

此前,债券收益率的下行空间主要受到央行稳定的流动性总量控制方法的限制。在短期利率(资本成本)中心稳定的条件下,利率债券收益率的下降趋势受到限制。降低标准政策出台后,将有利于公开市场资本利率的下降趋势,增加市场对央行政策宽松调整的预期,这将为利率债务收益率走向到期创造条件。与此同时,海外市场利率大幅下降,日本和德国的长期债券收益率为负,国内汇率也释放了更多风险。国际比较表明,国内固定收益资产的吸引力正在逐渐显现。

就股票资产而言,a股市场最近表现出相对较强的独立性和弹性,并已从强劲反弹中复苏。一方面,市场预计将推动反周期政策的强化。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市场不断调整后,a股整体估值不高,对长期基金的吸引力在上升。然而,市场利率的下调和持续下降可能会进一步增加资本的风险偏好,这有利于市场的进一步复苏。

(唐建伟是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陈吉是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是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建是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专员)

这篇文章来源于《证券日报》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热门资讯

讲座|制胜自主创新之争,将中国自己的“大飞机”送上蓝天

 

猜你喜欢

「现场调研」车市整体“入冬”,豪车销量却逆势上扬!这些品牌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