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复明:从水利工程中感受绿色发展

发布时间:2019-10-25 15:44:28 人气:4681

蔡福明了解了下石岗门的新水利设施。盛以智

1995年,她乘坐“水笙一号”船考察长江岸线崩塌的变化。

建于1958年的老石霞门。

图为2014年水利工程施工现场的蔡福明(左)。

□全媒体记者张金玲整理

每个季节,我总是喜欢去下石岗门散步。我从远处看着安静的大门感到非常舒服。这座毫无生气的大门将我与水利部门长达58年的关系联系在一起,也是我开始的地方。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我度过了抗击洪水和恶魔、日夜修缮大门的痛苦日子,也度过了白里河堤防竣工的好日子。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变化后,我终于迎来了水利绿色发展的春天。

蔡福明1941年出生于台州市高岗区。1961年毕业于扬州水利学院,在靖江水利局从事水利管理与建设工作58年。他被誉为靖江水利系统的“活地图”和“活档案”。1998年,靖江市政府授予他三等功,2001年,他被授予台州市劳动模范。

1982年冬天,蔡福明(左)和翟浩辉(右),时任靖江县水利局副局长(后任靖江县水利局局长、扬州市水利局局长、江苏省水利局局长、水利部副部长等。),在十味港堤防修复现场进行工程勘察。

青年写进水利工程

1961年,我从扬州水利学院水利专业毕业,来到了荆江,一个陌生的地方。第一站是下石岗门。那一年,我21岁。

这座新建的大门在当时的靖江规格很高。每次大门打开,12个强壮的男人,比如潮汐守护者孙建坤,都被要求一起摇动摇杆。这一幕现在铭刻在我的脑海里。也是在靖江,我才意识到什么是激动人心的。每年汛期,所有水利人员的心都被挤在手中,他们的足迹遍布沿江各港口。

作为一名技术员,引水、排水和防洪是我的日常工作。我读了很多文件,了解到新中国成立前,由于靖江水利工程防洪能力弱,防洪抗旱能力差,在明清灾害时期,只有减免土地税才能提供救灾。民国时期,许多人被迫流离失所。对靖江来说,洪水显然是一个必须克服的难题。

新建的石霞门是靖江水利下的第一剂良药。自从我来到靖江,每年冬天都是靖江水利工作者的好时光。所有的大门必须在正确的时间建造。在此期间,靖江水利建设专家潘祖云(Pan Zuyun)负责这些任务,并发明了一套靖江闸门建设的当地特殊方法。我一直在书房里跟着他。

1973年,我开始参加水利工程建设。我接手的第一个项目是吉士水闸的重建。当时,这个项目的建设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花了三年时间。为了赶上工期,每个人都在施工现场生活和吃饭,每个月只能回家一次。每次有施工人员的投诉,我只能认真地说:大禹三次未进家门就治理了洪水。与他相比,我们的控水条件好得多。当时条件差,施工人员不足。我不仅要参与规划和建设,还经常卷起袖子去施工现场帮忙。

1997年8月,第11次超强台风和农历7月半最大汛期的综合作用,使靖江石霞港的最高潮位达到5.66米,超出警戒水位1.62米,创下纪录。半夜一点钟,我穿过齐胸高的洪水来到现场,观察危险,调查灾难。黑暗的人群手挽着手,建造了一堵“人墙”来应对紧急情况。我看着一棵排水冷杉被大风大浪连根拔起,大地被风浪卷走。洪水过后,靖江开始修建长江岸。口号是“人民银行,人民为人民建设银行”洪水来袭时,我和我的“战友”日夜守在堤坝上。退潮后,我参与了长江堤防建设工程的全过程。六年后,白里河堤屹立不倒,在2003年、2009年、2011年、2015年和2016年抗击暴雨和台风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也稳定了荆江人民的心,他们已经被绞死了几百年。

八圩闸、城南闸、长江堤防修复工程、城市河道综合治理、柳下圩港闸站枢纽工程、石霞港闸除险加固工程...过去几十年来,只要是重大水利工程,我或多或少都参与了。毫不夸张地说,我也参观了荆江沿岸的每一寸土地,一个接一个,记录着我的青春。

“低版”水利家藏记录

在我的书架上,有十几本笔记本。这些都是我在过去几十年里记下的工作笔记。我有记录每天工作甚至天气的习惯。不幸的是,我在搬家的时候丢了几十本书,现在我只有十几本“珍宝”。

四年前,我们几个人被邀请参加荆江水利志的编纂。这些笔记本派上了用场。我负责项目管理、河道治理、水工建筑物、防洪和救灾章节,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我的工作笔记,特别是涉及项目中的一些具体技术环节和数据。没有这些笔记,就不可能有如此丰富的信息。

我在笔记本上记录了我参与十味港污水处理的情况。那时,这条河不仅一年四季都是黑暗的,而且经常有一股难闻的气味,这使周围的居民很痛苦。为了找出污染的原因,我骑着自行车,沿着十味港的边界来回骑着。我发现有几家工厂等直接向港口排放污染物,老百姓的生活污水也直接排放到河内。这样,这条河就不会脏了。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不可能立即关闭这些工厂。面对困惑,我灵光一闪:用清水稀释,脏水能逐渐改善吗?但是如何用水稀释它呢?再想想,荆江靠近长江,只有长江的水可以引入。经过几天的思考,我想出了一个从北向南、从西向东调水的计划。利用长江涨潮落潮的优势,我及时让十味港为其注入新的活力,从而不断改善十味港的水质。令我欣慰的是,这种“自由式”引水方案从那时起就一直在使用。

2001年退休后,我被重新雇用了18年。经过几十年的工作积累,我开始特别注重做一些特殊的研究。九圩港改造工程是我前些年研究的内容之一。九尾港在城市防洪排涝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经过观察分析,我掌握了典型年份,与特征值紧密联系,形成了专项调查报告,受到了市领导的重视。九圩港改造工程被列为市政府重点工程。

随着年龄的增长,每个人都喜欢叫我“蔡老”,其他人开玩笑地叫我“活地图”和“活档案”。在我看来,我之所以清楚地记得这些事情,是因为我没有把这些项目视为冰冷的建筑和设备,而是作为一个有感情的老朋友,一起经历了许多故事,也是我水利事业中最珍贵的记忆。

我喜欢看到控水理念的改变。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的自行车被一辆电动车取代了,我一直在绕着香港的刹车走,这仍然是我多年来无法改变的“依赖”。令我高兴的是,这个城市的水利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水利管理的理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过去,砖石挡土墙用于水利工程。自2008年以来,它们已被生态结构所取代,如仿木桩、混凝土联锁块和植物混凝土。新型生态结构具有较好的自净能力。简而言之,有“呼吸”。小挡土墙的变化也反映了靖江治水理念从单纯的水安全向改善水安全、控制水环境、保护水资源、恢复水生态的转变。最重要的四个字是绿色发展。

去年,我们全面建成的八圩港示范河道是绿色发展的最佳体现。它曾经臭气熏天,停滞多年。经过综合治理后,八圩港再次展现了其原有的魅力,尤其是点缀在水面上的水生植物,让人倍感愉悦。这种治理工程出现在城市地区,使水利更好地进入普通人的生活,与城市融为一体,让每个人都亲水爱水,这是水利发展的一大进步。

控水理念的变化也反映在工程建设的时间节点上。过去,水利工程在冬天开工,在初夏竣工。水利工程最常见的黄金机会是“今冬今春”。如今,许多重大水利工程工程量大,任务艰巨,淡季建设已成为常态。夏流圩港枢纽工程施工期间,夏季高温天气,现场浇筑的混凝土出现温度裂缝。我要求工人们早晚尽早施工,以减少温差。同时采用新技术,添加抗裂纤维和缓凝剂,降低进入仓库的粗骨料温度,保证工程施工质量。这种方法的推广使未来的水利工程能够克服施工过程中的天气障碍。

回顾我参与的靖江水利发展历程,我把它概括为两个阶段:新中国成立到1990年,水利工作的目标是“防洪、抗旱、排涝、减涝”,实现网络化、排灌畅通、配套建筑、分级控制的水利体系。从1991年到2018年,一个新的阶段开始了,从农村水利到城市水利,从农业的命脉水利到国民经济的基础设施和基础产业。初步建成“高标准、无防洪危险”的防洪减灾体系,“功能更全、排水更通畅”的农田水利保障体系,“优化水源配置、控制污染、节约用水”的水资源安全保障体系,“综合治理、良性循环、绿色发展”的水生态管理体系。

打开厚厚的《靖江水利志》初稿,我真的很感动。我们的老一代水利人员终于一起迎来了一个新时代,希望新一代水利人员将继续前进,并提供更好的答案。

热门资讯

九江城西港区铁路专用线工程初步设计通过审查

 

猜你喜欢

9号凌晨2点从淄博一学校出走的两个孩子找到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