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识丨罚准、罚狠、罚到位,守住资本市场“生命线”

发布时间:2019-10-22 06:54:33 人气:3784

最高罚款60万?我们必须改变!

奔腾集团威胁要恐吓调查人员,并因安装录音设备进行“窃听”而被罚款60万英镑。一股康美制药,3年膨胀货币资金886亿元,被罚款60万元;“小燕子”赵薇和他的妻子,50倍杠杆,吞噬了数千种文化。两人共被罚款60万元。网民评论道:这难道不是鼓励违法吗?

再看一遍,a股欺诈变得越来越新奇:鱼卵岛的“扇贝不见了”,黄台酒业的“葡萄酒蒸发了”,小鹰的“猪饿死了”...网民评论道:这难道不是对我智力的侮辱吗?

上市公司做出虚假陈述、粉饰报表、虚张声势重组、玩弄概念、抬高股价和削减开支是不可想象的。疾病和慢性病会让人憎恨和感到虚弱。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非法成本太低。

金融是国家最重要的工具,“无序市场”应该作为一个沉重的代码。最近,资本市场开始全面深化改革。锋利的剑拔出了鞘。它获得了相当大的势头,非常有趣。

加速时间

首先,高层管理人员会制造大量噪音。

8月31日,国务院财政委员会提出“加快修改相关法律法规,大幅增加违法活动成本”。9月5日,全国金融形势通报和工作经验交流视频电话会议强调,“要加快监管体系短板的完成,大幅增加非法活动的成本”。9月9日至10日,中国证监会召开了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座谈会。座谈会明确指出,“将加快《证券法》和《刑法》的修订,大幅增加欺诈发行、上市公司虚假信息披露、中介机构提供虚假文件等违法行为的非法成本。”

大约半个月前,“大幅增加”一词频繁出现,指的是非法成本低的问题。现行证券法的“最高刑罚”只有几十万元,这已成为笑柄,法律的威慑力受到质疑。惩罚也应该与时俱进。

中国资本市场基本法《证券法》实施20年来,经历了一次修改(2005年)和三次修改(2004年、2013年和2014年)。自上次修订以来,十四年过去了。内外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非法行为加剧,挑战监管底线。现行证券法有越来越多的缺陷。这种不痛苦的惩罚似乎鼓励了非法活动。尽管监管机构一再提起监管风暴,并受到法律的限制,但它们总是“放光时举着灯”和“大声喊叫,少下雨”。

严格和加快是市场和监管的需要。目前,《证券法》的修订正在加快。《证券法》修订草案已经审查三次,公众意见已经完成。其中一个亮点是加重处罚。

加大惩罚力度

证券法修订的步伐正在加快,但人们更关心证券法修订的力度。

现行《证券法》规定,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中介机构实施的各类犯罪,最高处罚为60万元。只有内幕交易或操纵市场等行为可以处以“一次以上五次以下”的罚款。与非法活动的巨额利润相比,60万英镑的处罚似乎太“毛毛下雨”。

对于欺诈性上市公司来说,一旦上市成功,利润达到数亿美元,亿万富翁将像流水线一样被生产出来。谁在乎60万元?例如,中国证监会对康美制药的处罚通知称,该公司“有预谋、有组织、长期和系统的金融欺诈”。欺诈一直很猖獗,没有脸红,也没有心悸。

20年前颁布的60万项处罚具有时代局限性。然而,提高刑罚的延误不仅在于修改法律的长期复杂性,而且在于不可避免的利益博弈,涉及的领域太广。相关部门和公司是强者,中小投资者是弱者,权力不对称。

以资本市场最成熟的美国为例。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规定,故意证券欺诈的最高刑罚为25年监禁,对犯有欺诈罪的个人和公司的最高罚款分别为5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萨法”通过的导火索是安然财务欺诈丑闻。在这种情况下,安然被罚款5亿美元并被除名。安然首席执行官被判24年徒刑,罚款4500万美元。中介公司信达会计师事务所也遭到巨额罚款并被关闭。

就力量和效果而言,“萨法”处罚准确而严厉,从坐在监狱底部到破产不等。它对美国上市公司形成了巨大的威慑,从源头上保证了资本市场的整体健康。

市场预计,中国新的《证券法》将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该法需要最终颁布。

共同起诉

受影响最大的是中小投资者。然而,行政罚款将走向何方?这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应优先考虑投资者救济,否则处罚将没有实际意义。其次,监管将推动中国特色证券集体诉讼制度的建设。

集体诉讼制度起源于英国,盛行于美国。它的核心是“雨水和露水都被弄脏了”。根据美国法律,只要集体诉讼胜诉,任何受害者都可以根据同样的判决向公司提出索赔。此外,集体诉讼并不要求每个股东提起诉讼或支付诉讼费。只要一个人提起诉讼,其他投资者就可以搭便车。集体诉讼案件中的赔偿金额可能达到数亿美元甚至数十亿美元。

无数大公司在集体诉讼中步履蹒跚:在安然案中,投资者通过集体诉讼获得高达71.4亿美元的和解赔偿,加拿大北电网络公司获得24.6亿美元的赔偿,时代华纳公司获得26亿美元的赔偿,泰科网络公司获得32亿美元的赔偿...中国股票也不例外。阿里巴巴在2015年支付了7500万美元的结算费用,多多、威来汽车和京东也卷入了集体诉讼纠纷。

美国集体诉讼制度产生的惩罚性赔偿极大地威慑了上市公司。然而,国内共同诉讼结果只对登记的受害人有效,两者在诉讼赔偿、威慑和灵活性方面显然不在同一水平。

国内案例多,索赔行动费时费力,中小投资者索赔困难重重。解决证券侵权的方法基本上是投资者集体找律师代表他们。毕竟,少数投资者愿意主动索赔。更多的投资者“愤怒但不愿意”。

著名经济学家曼苏尔·奥尔森(Mansour Olsen)在《集体行动的逻辑》中指出,小团体更有动机游说。集体诉讼制度给了中小投资者一个保护其合法权益的强大武器。这也增加了市场监管的权力。

资本权力

资本市场是国民经济的晴雨表,是一个具有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特征的综合体。资本市场的稳定健康发展对金融风险的防范和控制以及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以新成立的科学委员会为例。科技发展的未来离不开资本的孵化和提升。阿里和腾讯等新经济的代表都是风险投资和资本市场的成果。不幸的是,几乎所有中国互联网巨头都在成熟的海外市场上市。

只有当问题的根源被清除后,活的水才能从它自己产生。监督部门必须记住监督人的姓氏,并严厉打击违法者。投资银行、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和评级机构必须履行“守门人”的职责,不得充当“帮凶”。

已经达成共识,大幅提高非法成本。对于那些违法的人,他们必须受到准确、严厉和适当的惩罚。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保住资本市场的“生命线”,让资本市场回归原点!

热门资讯

朱辰杰:对菲律宾已经有所了解 两场胜利让国足收获信心

 

猜你喜欢

9号凌晨2点从淄博一学校出走的两个孩子找到了!谢谢大家